服务电话
律师文集

死刑!都该死?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9-06 16:37

文|黄四群


“死刑”这个词,最近曝光度比较高,总是充斥着我们的眼帘。我们不禁要问:坏人为何总是那么多?这些人是都该死?今天就来梳理一下。

首先说一下浙江慈溪的吴益栋。吴益栋因为在公共场所对前女友陈巧丰进行割喉,求爱不成生恨,干脆来了个毁灭,杀害了女友,最终被执行死刑。

网上爆料,吴益栋被执行死刑后,吴家人还对陈母进行围堵,听说人还不少,时间达几天。如果此为真,那是真没必要。除了表达一下作为失去亲人的变态情绪,失人又失德(你们是行凶者的家属)。

再来说说,凶手与死者两人的感情纠葛。据陈巧丰的家人和朋友描述,她与吴益栋之间像是一段被错配的感情。陈巧丰家境较好,生活无忧,从小受疼爱。吴益栋则反之,从小与外婆长大,父母则长期在外讨生活,家境不好。两人感情也不太好,长期分分合合。每次分手之后,吴益栋又会用各种方法求复合,甚至会哭着道歉、下跪。

2019年5月,两人又一次分手后和好,相约一起到西湖去玩。陈巧丰将在西湖游玩的场景上传至网络,没想到在网络上走红,点赞数高达185万,接下来连发了很多的视频。吴益栋认为这是一个吸金的商机,可以赚广告费、蹭热度,而陈巧丰认为自己不过是记录生活。两人由此产生价值观的碰撞。两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形成了差异,陈巧丰由此联想到自己承受了太多的委屈,一次次受伤害,于是在7月12日提出了分手。这次,吴益栋依然乞求女友回心转意,除了跪地求饶以外,还给陈巧丰发了虐待二人饲养的宠物狗的视频,并威胁陈巧丰"它死了都是你害的"。

2018年8月1日20时许,吴益栋在陈巧丰下班后驾车尾随,陈巧丰发现后在慈溪市某商业区下车躲避。在慈溪闹市街区的一家商场中,吴益栋将陈巧丰残忍杀害后逃离,随后到公安机关投案。

2020年5月,宁波市中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宣判,吴益栋被判处死刑,吴益栋认为量刑过重提出上诉。经过二审以及最高法院死刑复核,吴益栋于2020年8月31日被执行死刑。我们看到了,前后时间之快。

最高法院认为被告人犯罪动机卑劣,手段残忍,情节、后果严重,吴益栋虽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 再来看看之前被执行死刑的上海杀妻藏尸案被告人朱晓东。朱晓东供述,他和杨俪萍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两人2013年开始恋爱,2015年领证,2016年5月置办了酒席。之后,杨俪萍住进朱晓东家中。2016年10月18日,朱晓东在位于虹口区的家中与妻子杨俪萍发生争吵,后朱晓东用双手扼住杨俪萍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随后,朱晓东将妻子的尸体藏于冰柜内。在之后的三个多月内,朱晓东冒充杨俪萍,通过微信与亡妻的家人和朋友联系。

2017年2月1日,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60岁生日当天,原本在微信上答应回家吃饭的“杨俪萍”作为独生女儿却迟迟没有出现。同一天,朱晓东在父母的陪同下向公安机关自首,杨敢连一家才知道女儿已经遇害。此时,距离案发已经过去105天。

案发后,朱晓东用被害人的钱款、身份证,多处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等,肆意挥霍享乐。2018年8月23日下午,朱晓东因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提出上诉申请。二审法院维持原判。2020年6月4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上海二中院依法对故意杀人犯朱晓东执行死刑。从一审判决到死刑执行前后时间接近一年。

两起案件,我们可以看出一些东西。杀人会偿命,情杀也一样,自首也可能是枉然。在公众场所行凶社会危险性极大,手段残忍,死得更快。上海杀妻藏尸案虽然未见“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严重”的官方表述,但被告人朱晓东利用被害人的钱财肆意挥霍,包括与异性开房约会,伤害了大众的朴素情感(虽然被害人死亡结果改变不了,属于事后行为)。当然包括法官在内。判决结果都一样,现在看来只有死亡时间长短的差别。在官方看来,“都该死”。当然这种差别需要体会。我曾经经历的一些命案,有的死了,有的没死。其中的分寸拿捏,确是慢针细活,绝不是上述两件公开晾晒出来的案件能够简单说清楚的。价值判断是主观上的东西,脑袋有时是由屁股决定的。

如果说上述两位是“渣男”,那么接下来看看劳荣枝这位女子。

网传劳荣枝劣迹斑斑,犯案累累,曾经是一位漂亮、成绩优异的女生,沉迷黑恶流痞法子英,与其一起走上成魔之路。犯罪嫌疑人劳荣枝身负7件命案,逃亡20年于2019年11月28日落网。

劳荣枝于1993年在一场婚礼上,结识了比她大十岁的法子英。婚礼当晚,法子英骑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从此感动了劳荣枝。当时,法子英是一名有前科劣迹的小有名气的混混,劳荣枝反而对他产生了“英雄”的崇拜。我们来看看犯案经历。

1996年,法子英在九江打群架伤了人,逃案跑路时,劳荣枝义无反顾地跟着他浪迹天涯,二人的罪恶之旅就此开始。

此后发生的一系列惨案,在法子英被捕后,已为公众所知。逃亡期间,“漂亮”的劳荣枝以“坐台”为生,撑起她和法子英的隐秘生活。“坐台小姐”的身份成了她和法子英走进邪恶人生的工具。

1996年7月,劳荣枝以坐台小姐身份约出南昌市民熊某,二人先后杀害熊某一家三口,抢劫财物价值20余万元。

1997年10月,二人在温州市以商谈转租住房为由,杀害两名女子,抢劫大量现金和财物。

1999年7月,劳荣枝以坐台小姐的身份将殷某约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内囚禁,为了震慑殷某,法子英当着他的面杀害了无辜木匠陆某。最终法子英在去殷某家取钱时,被警方击伤抓获,并于当年年底被执行死刑。

此后,劳荣枝“人间蒸发”,尽管警方从未放弃对她的抓捕,但一直杳无音信。这期间,她从未和家人联系,家人见到她的名字还在从报纸上,那时她已经成了通缉犯。

随同案件披露的种种细节,让人不寒而栗。司法文书显示,法、劳二人强迫熊某说出家庭住址后,将其杀害,用其钥匙开锁入室,威逼住熊某妻子,又将她和年仅3岁的女儿杀害,期间,为制造假象逃避侦查,法子英回到其租房处将熊某某的部分肢体运至熊家。法、劳二人于7月29日凌晨离开熊家。这意味着,劳荣枝一个人在案发现场守着自己亲手制造的几具被害尸体待到深夜,一直等到与法子英约定的时间,劳荣枝逃离现场,开启长达20年的逃亡生涯。

如果上述情况为真,很多人愿意相信其结局如杭州保姆案的女主一样,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作为法律人,面对劳荣枝的最终结果,我不太敢否认。前后共同作案3起,害死7人,不能说劳荣枝的作用小,地位低。即使不是亲自操刀杀害被害人,很难说其没有积极协助。死亡7人,后果极其严重,犯罪动机也卑劣。被害人家属不答应,大众也会不答应。现在,劳荣枝在看守所拒绝律师为其辩护,我想其大概也看到了这一层。

我看到很多人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劳荣枝成魔的心理。我想上面的每一个犯罪人都有严重的心理问题,特别是命案,人格、价值观都有相应的扭曲。这种社会化的问题,何时是个头呢。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幸福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放到这类案件上来,可以这样说:犯案起因各有不同,而归路是单一而逼仄的。期待世间少点血腥暴力,多点宽恕和仁慈。死亡很简单,别为一时的“酣畅”,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