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律师文集

充胖子(小说)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8-25 16:38

此文为虚构


文|黄四群


爆日烘炽着我的住处。房屋像在火中炙烤着,我是其中的栗子。多少年了,细胳膊细腿,瘦骨嶙峋,我都看自己看不下去了。别人说“瘦点好”,我是不好意思怼回去。“哪点好?伛得像个老儿一样,干巴巴的。”我为何胖不起来,也许生养的“土壤”贫瘠了,吸收功能差劲,不利于生长了。


依稀记得多年前,一个陌生人佯装客气:律师,你好年轻啊!当年我不以为是什么歹话。实质上,底下的意思是,“把案件交给你我不放心”。第一面就形成了“以貌取人”。


此时,燠热的空气凝滞了,没有一点风,蒸笼般的空间里,让我膨胀起来。也让我猛男般强壮过,厚重过,也油腻一回,也装一回。


不知道是老天恶毒了,还是我脆弱了。身处顶楼的我,经过一上午的暴晒,有些顶不住。

我在书房里,克制着心绪。将毛巾搭拉在胸前,开启最大档的风扇,脱得只剩一条内裤,伏案而坐。幻想着心静自然凉……桌板是热的;椅子是皮质保温的,也是温热的;墙壁是烫的;地板是瓷的,但也不清凉。书本也是温和的。温度在升腾着,我在汗蒸。我汗涔涔,汗水在毛发中横流,直达脊背留到全身。我要经常到卫生间去净身和降温。


我对抗着温度,学习效率变得低下。我充不了胖子。我也并不年轻,不能拿身体玩“冰桶挑战”。最后还是毅然决然“躲进小楼成一统”,坚定地按启了钮键,安定地靠在床头了。


空调房多快活啊,这才是人过的。老是找不到效率与公平之前的界限,总以为捱捱就过了。换了格局和思维,就不一样了,境遇完全不同。

倏然,外面一声炸响,石破天惊,要下雨了?完全看不到外面,窗户都封起来了。接着,“啪啪”又是两声巨型炸弹迸裂的声响。

不知过了好久,我有些晕晕乎乎。冷热交替及昏暗的环境让我的眼皮耷拉了下来。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将手机屏幕撞亮,聒噪了起来,我划开了屏幕,按响了外音。

“喂!喂喂!×律师吗?……。你们所是大所吧?”

前面说的没有听清,我答道:“不是的,是个小所。”

“……”

一通雷声掠过,我根本没有听到电话里说的。

“前天,我喊他吃饭。我叫了省委的一位秘书长、省里的一位检察长,还有李×的爸爸,原来是高院的院长,因为他没空,我就叫了高院的一位副院长来了。我特意准备了礼物,还叫了一位律师过去。我们等了老半天,胡总才过来,晚上我们一起研究研究他的案情,他是一审的刑事案件二审要求改判。”他接着说,“你猜怎么着,他第二天上午就走了,也不打一声招呼。这人要不得。我跟他说好,我要请人吃饭,送礼。他号称是几百亿的老板,这样做人做事……我给他请个大律师,那律师开价一百万,连个材料都不看……”

他试着继续说下去,看我这边静悄悄没有搭他话,顿了一下,马上转移了话题。

“胡总请你了吧?”

“没有。”

“听说请你了。”

我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你搞错了吧!”

“我现在在海口找他呢!真没看到这种人,让我一顿好等,天快黑了,还不见我……你可以打个电话给他不?”“你应该是打错电话了!”我再次强调。


随即电话那头传来“啊啊”声,然后窸窸窣窣的,挂断了电话。嗳,好一顿啰嗦,一点清休的睡意都被打搅了。

我掀开窗帘,天空闪立着透亮的树茎,一声惊雷贯穿整个城市,路面还是干的,没有一点滴雨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