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律师文集

刑事案件审理结果与律师牛B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5-06 19:21

作者:黄四群律师


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与律师的辩护有无关系?我认为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律师没有裁判权。裁判权归法官,简而言之,“法官想怎么判就可以判”(谑词) 。但是律师又能影响法官如何去裁判,可以说,律师的辩护可以间接影响法官如何下判。

为说明上述问题,我选择两个亲办案例。

(1)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获利三万元,一审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法定刑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采纳具有“自首”,判二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并缓刑。对判决结果家属虽满意,但对“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我不认可,我认为“情节特别严重”不应以被告人的单方获利来计算而以被害人单位的损失来衡量,但未获得认同。后同案首犯因判七年有期徒刑不服而上诉,二审改判四年,我的当事人随之改为二年缓刑,二审最终采纳我的一审意见。

(2)敲诈勒索案。指控抢劫80万,持刀枪挟持被害人兼有扒衣拍裸照的胁迫行为,性质恶劣,公诉意见建议量刑十年以上进行判处。我请求认定为敲诈勒索罪,并判二年有期徒刑。一审对我的前一项请求予以认同,但判了八年。我拿出一审法官的上一级法院的同类判例(判一年六个月)企图说服法官,但未获认同。当事人上诉中院,结果二审维持原判。

上述两起案件,我均未参与二审。第一起案件当事人对结果满意未上诉,但却获得了减刑,实属难得。一审辩护律师嘴巴说滥否定情节特别严重,就是不认同,但给了一个“自首”及还算满意的结果。第二起案例,虽获得改变罪名从轻处罚的结果,但想从十年改到二年对法官来说,我们有些“妄想”,拿“上方宝剑”来也不行。当事人家属对结果不满意,同时认为我的意见与事前的预判“言过其实”,遂另请高明,没想到结局是与一审相同。同样的罪名,同样的犯罪数额,同一家二审法院,为何是不一样的认识和判决结果?量刑差别巨大。

从专业角度来说,我对第一起案件的改判和第二起案件的变更罪名,均是从法理通说上来讲的,最终都获得了认同。而第二起案件从学理解释的角度,引用中级法院的判决结果来影响一审法官作出判决,但结果不如意。加之以前审批制与现行员额制的差异,让我们对一审法官的期望过高,有些估计不足(引用判决还是庭长审理的,挂在裁判文书网上),给了当事人家属不应有的期待(当然我也只是表达这样一种意见,案件不是由我来判)。二审家属另行高明之后,结局是一样的。从中可以得知,对刑事案件判决结果的满意是相对的(得看案件实际情况),对辩护意见的支持有时并非是全部的,有时候还不是一个程序能够解决的。甚至于最后还不一定能获得支持,可能你提的意见本身对法官来说就是“”的。

故而碰到一个明理、懂行的法官裁判者,加一个有一点造诣的律师辩护人,对刑事案件来说,就可以给到一个相对合理的结果,也最终会让人无话可说。继而言之,说到律师如何如何“牛B”,所办的案件如何如何“经典”,都是不切实际的。总体而言,刑事辩护,是份苦差事,没有那么美。